首页 > 文教 > 文化

让碎片重生 赋残缺以美 80后小伙陈洪文爱上锔瓷老手艺

让碎片重生 赋残缺以美 80后小伙陈洪文爱上锔瓷老手艺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11-22 11:08:46

  文/图 本报记者 林志滨

  900多年前,锔瓷艺人出现在张择端的画笔下,成为《清明上河图》里的一景;600年前,锔瓷艺人受明朝宫廷之托,在一个残裂的茶瓯上打了几个锔钉。这个茶瓯从此身价陡增,现在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蚂蝗绊茶瓯,与断臂维纳斯齐名。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物资匮乏,饭碗摔坏了也舍不得扔掉,而要找锔盆锔碗的艺人修复。“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说的就是锔瓷这个行当。

  现今,锔的物件已经变了,从生活日用品,变成了文玩器物、珠宝玉器、竹木雕件等贵重品。锔瓷艺人的地位也变了,从走街串巷营生的匠人变为受尊重的手艺人。

  11月16日,记者在聊城铁塔古玩市场采访了80后锔瓷艺人陈洪文,听他讲述这个行当的技艺、传承和坚守。

(晚报人物约稿)聊城80后锔瓷艺人陈洪文(2171894)-20211122093813_副本.jpg

陈洪文展示补上壶嘴的紫砂壶

  技 为瓷器“接骨”严丝合缝

  如果人的手脚骨折了,经过医术高超的医生治疗,伤处愈合后灵活自如。

  如果瓷器摔裂了,遇到心灵手巧的锔瓷艺人,修复后的瓷器严丝合缝、滴水不漏。

  作为一门古老的民间手艺,锔瓷原本就是为打碎的瓷器“续筋接骨”,把残裂的锅碗瓢盆等生活器皿修复好以便继续使用。

  10年前,经营茶叶店的聊城80后小伙陈洪文,接触了锔瓷,并成为一名锔瓷艺人。“当时,不小心摔裂的茶器,舍不得丢弃,我就交给来聊城赶文玩大集的锔瓷艺人。他们都是外地的,有泰安的、平阴的。”陈洪文说。

(晚报人物约稿)聊城80后锔瓷艺人陈洪文(2171904)-20211122094020_副本.jpg

陈洪文在修复一个损毁的茶碗

  其间,这些艺人有时很长时间也不来一次,他便试着自己来修复,后来他想到老家有一位老锔瓷艺人,就回去请教学习。但老人已经把这项手艺放下很久了,所用工具也因年久而生锈,且当年锔瓷所接的活都是粗活。

  不过,老锔瓷艺人将锔瓷的大体流程都教给了陈洪文,主要包括6个步骤:捆瓷、制作锔钉、钻孔、安装锔钉、弥缝、打磨抛光。其中,捆瓷就是把摔碎的瓷器片拼接好,用绳子捆扎成一体;锔钉是这样制作的:用铜丝锻打成一个个的柳叶型,柳叶型的两头折弯就是钉脚,如此一个锔钉就做好了;钻孔,即在裂缝的两边对称地打孔,打孔的疏密据具体情况而定;安装锔钉,是将锔钉的两个钉脚分别插入裂缝的两个对称孔里,一个个的锔钉安装好,裂碎的瓷器除多了一道道“伤疤”,大体完好如初:不仅严丝合缝,还滴水不漏;弥缝,就是在钉脚与钻孔的缝隙里涂抹上铁粉或瓷粉等填充物,主要起到加固的作用;最后一个步骤是打磨抛光,使锔钉、缝隙更加光滑有美感。

  这6个步骤中,最考验手艺的是钻孔。“我接到的一些茶杯,在灯光下看,都是透亮的,很薄,甚至仅有1毫米。”陈洪文说,钻孔的深度要控制在杯壁厚度的一半多,纤毫之间全靠手感。钻孔时用力稍微一大,杯壁就钻透了,茶水就会渗出,这是锯瓷的大忌。而用力不够,钻孔的深度过浅,钉脚就难以固定牢,锔不结实。

  另外,安装锔钉也是技术活,用锔钉把裂缝两边的钻孔钩住,手的力度、钉的宽度都需要拿捏精准。陈洪文修复的瓷器价值动辄上万,甚至有价值30多万元的文物。安装锔钉稍有不慎,就可能因为使劲大而损毁器皿,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晚报人物约稿)聊城80后锔瓷艺人陈洪文(2171896)-20211122094307_副本.jpg

  修复后的瓷器

  艺 化残缺为修饰之美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白居易千年前的感叹和无奈,今天的人们依然有。一个心仪的珠宝,一件珍贵的瓷器,掉地上摔碎了;一个价值并不高的茶杯,因为使用太久而有了感情,不小心摔裂了,又舍不得扔掉……怎么办?找锔瓷艺人!

  陈洪文说,除了以上这些情况需要用锔瓷手艺来修复,今天还有一些情况也给了锔瓷艺人新的施展平台:客户原本买了一件完好的新器皿,可是想让其有老器皿的感觉,这时,就可以在器皿里装满黄豆,捆扎好放水里,人为地撑破它,然后通过锔瓷手艺使其得到修复。

  如此,满身的锔钉,不仅让器皿平添了装饰之美,还有了古老的沧桑感!

  在古玩圈里,人们如果买到一个残损的老物件,不仅需要把碎片锔在一起,有时还需要补齐已经找不到的残缺部位。

  这就涉及另外两项手艺:锡补、金䦅。其中,锡补是把锡通过高温化成液态,然后浇铸在残缺部位进行修补;金䦅是大漆工艺,在残缺部位用金属丝做支架,然后涂抹纯天然的大漆,涂抹一层待其自然风干,再涂抹一层,如此反复,直至补上缺损处,并打磨抛光。

(晚报人物约稿)聊城80后锔瓷艺人陈洪文(2171900)-20211122094316_副本.jpg

陈洪文展示一把满身锔钉的紫砂壶

  金䦅非常耗时,动辄数月甚至一两年。经过这种工艺修补的器皿,往往也因为残缺而更加美观更有个性,甚至因缺憾之美而弥足珍贵。

  时过境迁。锔瓷再也不是为了营生赚口饭的行当,锔瓷的物品也不再是锅碗瓢盆的生活用品。“每天来到店里,我一坐就是一晌。尤其是老物件的瓷胎、画工、上釉等,都能让我感受到古人的沉静和用心。看着这些器物,就像是和古人进行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赏心悦目。”陈洪文说。

  如今,锔瓷艺人更多的是因为喜爱而乐在其中,传承着一种古老技艺,坚守着一种匠人精神。“济物利人乘造化,弥缝补缺代天工。”锔瓷行业的这句老话,让陈洪文很有成就感,也很受鼓舞。

  在陈洪文看来,锔瓷是一个良心行业。客户把器物托付给你修复,是看不见整个过程的,包括怎么修的,用的什么材料等。每每接到客户的器皿,发现之前被其他人用胶水黏合过,陈洪水就感到很气愤。他坚守的信念是“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

  多年来,陈洪文以精湛的技艺、诚信的艺德、公道的收费赢得了客户信赖,客户群遍及大半个中国。“福建的客户定期给我寄送茶叶,山西的客户来青岛开会,专门绕道聊城,给我带来土特产……”陈洪文通过一颗颗锔钉,不仅让器物添了艺术的美感,有了情感的记忆,更多了一抹人情的温暖。

【责任编辑:李太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