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颜色趣未穷 乡情入画图——记农民油画家孙印昌

颜色趣未穷 乡情入画图——记农民油画家孙印昌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10-13 11:13:40

   本报记者 于新贵

(晚报约)孙印昌 农具和庄稼里的油画家((2039803)-20211013111756.jpg

孙印昌在创作 于新贵 摄

  从茌平县城区向北,一条几米宽的柏油路,两边是高高的杨树。在树荫下走几公里路就是孙庄。

  孙庄是中国北方普通的村子,被绿树环抱着。这个只有几百人的蕞尔小村,红砖平房错落有致,像是大自然最随意却最有诗意的铺陈。

  村里唯一的二层楼很显眼,这是孙印昌的艺术馆。村民们都知道这个留着长发的男人会画画,并且画的画还挺值钱,一幅画能换一套房子。

  孙印昌从草根到画家的逆袭,曾经成为这个村村民饭桌上的火热话题。也难怪,几十年的忍辱负重,孙印昌把他熟稔的农具、玉米红枣石榴都搬进他的油画里,农具带着农民的汗珠子鲜活起来,玉米、石榴带着秋天的喜悦饱满生动起来。

  脚上粘着泥土,手里拿着画笔,孙印昌把农村的艰难和快乐,通过他的超写实油画诉说出来。几年间,他在油画圈内崭露头角,而且,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晚报约)孙印昌 农具和庄稼里的油画家((2039781)-20211013111832.jpg

孙印昌的作品《春秋》   受访者供图

  执着

  从小有个画家梦

  偏居普通村子里,偶尔会听到几声雄鸡高唱或者深巷里的吠叫,从艰难岁月走过来的孙印昌喜欢这样的田园生活。

  孙印昌从小就对色彩敏感,喜欢乱涂乱画。初中时,跟着老师学油画,想通过考试实现鱼跃龙门的梦想。命运就是这样,每一次失败看似是一种挫折,实则是一种积淀。1990年,中考落榜后,他背着铺盖回家了。

  回到村里,他每天下地干活,成为了一个地道的年轻农民。不过,在村民看来,他的长发总是与农民的身份格格不入,甚至,还有人在背后冷嘲热讽。他的确与普通的农民不一样,忙完秋收,他不打牌,不串门,不胡侃,不喝闲酒,而是把自己憋在家里画画。

  20岁那年,他结婚了。几年后,两个孩子的诞生,让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多了几分艰难。几亩耕地,是四口之家生计的唯一依赖。一家人靠黄土挣不了几个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后来,他先后在当地油厂、毛巾厂、广告公司打工。生活的辗转,并没有让他放下画笔。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当画家,他决定孤注一掷,试试自己到底是不是当画家的料儿。

  他日复一日地在家里涂涂抹抹,挣不了钱不说,还得掏钱买油画布和颜料。生活的碾压,让他感到窒息。家里人劝他,别再画了,得过日子才行啊,去做生意挣钱养活一家人吧。但孙印昌心里憋着一股劲,咋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40岁之前如果再画不出成绩,就甩笔不画了。一次次燃起希望,又一次次熄灭,期间的困惑和痛苦,孙印昌独自承受着。

(晚报约)孙印昌 农具和庄稼里的油画家((2039783)-20211013111727.jpg

 孙印昌的作品《圆》系列之一 受访者供图

  圆梦

  在油画圈崭露头角

  苍天总是不负有心人,它怎么会永远无情。

  拐点出现在2007年,孙印昌的油画作品《家园》入展中国美协主办的大展,并且,他还美美地领到了1万元的奖金。麦穗、镰刀、破手套、烂泥巴,还能挣到1万块钱?这着实让庄乡爷们感到惊喜:这小子真能哩,不赖!

  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孙印昌的作品入展全国大展。在油画圈里,孙印昌开始崭露头角,他的油画毫不声张地打动着每个观众。2010年,海南一位收藏家花70万元购买了他的两幅油画。那时,他在收款单上第一次看到阿拉伯数字之后这么多个“0”,彼时,他有一种劫后复生的感觉。这一笔钱,对于长期处于贫穷的家庭来说,像一场及时的春雨,从此,这个家庭的生活有了起色。

  此后,孙印昌的作品不断被国内收藏家收藏,他在油画圈里的名气蒸蒸日上。

  孙印昌也成为了本村村民们闲聊时的火热话题。在村民们眼里,孙印昌是个“能人”,坐在家里涂涂画画就能挣钱,不费劲儿。

  其实,孙印昌打造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他呕心沥血的结果。2014年,孙印昌的油画作品《春秋》再次入展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创作这幅作品足足用了半年的时间,这期间,他闭门谢客,经历了苦行僧般的生活。

  随后几年间,孙印昌迎来了创作的高潮。《家园》系列、《老玉米》系列、《圆》系列、《和》系列、《秋实》系列,相继面世。

  孙印昌的超写实油画一次次刷新纪录,在村子里,他不张扬,每天默不作声地生活、创作。有人说他是画家,他却笑着说“俺也是农民”。

(晚报约)孙印昌 农具和庄稼里的油画家((2039785)-20211013111746.jpg

孙印昌的作品《老玉米》系列之一 受访者供图

  情结

  农村题材是主题

  红枣、柿子、白菜、玉米、各种农具,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在孙印昌眼里都是最好的油画题材。

  在《春秋》这幅油画作品中,木杈、铁锨、镢头、锄、镰刀等20多种农具簇拥在一起,聚拢起一种劳动精神,农村的生活气息跃然纸上。

  一筐大枣,或红得发紫,或青如翡翠;一筐石榴,更是红红火火,如一团火焰;金黄的玉米穗与半截老报纸的结合,散发着朴实与憨厚。

  在最熟悉的地方,在最有感情的地方创作,作品才有饱满的生命。在孙印昌眼里,农村的秋天不仅仅是看到的红红绿绿,它们是有精神和灵魂的。孙印昌说,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画石榴、画玉米、画农具,必然是干瘪的,只有经历过农村的艰难,才会对农具和庄稼有难舍难分的感情,画里的农具才有农村的那种“润劲儿”。

  成功之后的孙印昌,没有在城里买楼房,他也从未有离开孙庄的心思,他亲近孙庄的一草一木,庄乡们的一笑一颦都是那么熟悉,这是他创作出好作品的源泉。几年前,孙印昌花了100多万元在老宅上建了一座艺术馆。他说,他的艺术馆里,装着整个农村,装着春夏秋冬的每一个风雨雪晴的日子,这里最有烟火气,最有生活味。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