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聊城——一本线装课本 一段火热历史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聊城——一本线装课本 一段火热历史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9-28 15:30:48

  文/图 本报记者 于新贵 本报通讯员 翟婷婷

  一本线装课本,历经七十多年风雨,成为东昌府区博物馆馆藏的革命文物,甚至,成为“孤本”。

  这本教材就是筑先县时期的《初小国语课本》。抗日战争时期,爱国将领范筑先在与日军作战中,英勇就义于聊城。为纪念这位民族英雄,1940年,聊城县改名为“筑先县”。

  由筑先县大众书店翻印的《初小国语课本》是那个特殊历史时期的教材,在这本教材里,那段硝烟弥漫的历史依然鲜活。

 

  筑先县的来历

  抗日战争时期,聊城有个“范司令”。

  瘦高个儿,留有山羊胡,腰佩手枪,在大街上走过时,跟着两排卫兵。这是范司令留给当时聊城人的印象。

  他是民族英雄、抗日烈士、爱国将领范筑先。

  1881年,范筑先出生在今河北省馆陶县。他9岁那年,进入当地南彦寺村义学学习。范筑先在学校名列前茅,深受义学先生张文彬的赏识。范筑先13岁时,其父病故,他不得不辍学务农。

  因为生活所迫,1904年,范筑先离家从军。辛亥革命后,历任中央陆军第四师连、营、团、旅等职。1929年后,任冯玉祥部第13军少将参赞。“九一八”事变后,到韩复榘的第三路军中任少将参议,先后担任沂水县、临沂县县长,1936年11月升任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聊城县县长。

  范筑先一直保持着正直廉明、爱国爱民的好品质,很受部下和群众的尊敬和信赖,他从沂水调任临沂县县长时,曾出现万众挥泪送别的动人场景。在日军入侵的紧要关头,他积极寻求救亡图存的道路。在中共鲁西北地方组织的努力推动下,范筑先真诚和共产党合作,走上了共同抗日的道路。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两个多月的时间,日军就占领了德州等地,山东形势吃紧,作为国民党在鲁西北最高地方官员的范筑先,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重大选择。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向范筑先下达了南撤的命令。范筑先说:“大敌当前,我们守土有责,不抵抗就撤走,何颜以对全国父老?愿随我回去的就留下,不愿回去的就渡河南下,绝不勉强。”

  1938年11月,日军进犯聊城,范筑先率部英勇抗击,最终寡不敌众。已经身负重伤的范筑先将军不甘被俘,举枪自戕。范筑先壮烈殉国后,举国震悼,国共两党都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中国共产党在重庆和延安分别为其召开了追悼会,高度评价了范筑先的抗战业绩。

  1940年,为纪念抗日民族英雄范筑先,改聊城县(今东昌府区)为筑先县,先属鲁西行署,后属冀鲁豫行署。1949年复名聊城县。

  课本里的故事

  这本教材扉页上部印有“初小国语课本第六册”,下部印有“筑先县大众书店翻印”字样。全书现存42页,32开,线装竖排繁体。据东昌府区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这本教材共11000多字,都是手工书写,然后蜡印成书。教材字体为蝇头小楷,书写规范,十分美观,具有很深的书法功底。教材所用的纸张为手工毛边纸。

  全书共有35篇文章,有《怎样写标语》《小朋友写字的几个标准》《写日记应当注意的》《几种便条》等实用性文章,有话剧《父亲的面孔》、散文《沙和石》、诗歌《可怜的小姑娘》等文学作品,还有《伸出我们的小拳头》等抗日时政题材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教材中还有一篇《办学的乞丐》,介绍了冠县柳林武训行乞办学的故事。

  在这本教材中,第二十三课《平型关大战》一文中说,我们的队伍像旋风一样,把敌人消灭了,缴获的武器、牛肉罐头、饼干堆成了小山丘。

  第二十四课《朱德将军》讲述了朱德平易近人的故事:朱德吃过晚饭后,只要不忙,几乎都要去打篮球。只要篮球到他的手里,几乎都能投进篮球筐里,很少落空。朱德将军不仅和战士们打成一片,同老百姓也非常亲近,还是孩子们的好朋友。在八路军总司令部驻地,孩子们都认识朱德,有的孩子和朱德手牵着手,一面走一面讲故事。当别人夸奖朱德时,他总是说:“这有什么了不起!共产党员就应该是这样的。”

  第三十二课是《毛泽东幼年时的一个故事》,讲述了幼年毛泽东在读私塾时,长沙爆发了一次饥民暴动,把巡抚等权贵赶跑了。后来,清政府捉住了几个暴动的领袖就砍头了。消息传到了私塾,小朋友们都议论纷纷。毛泽东却说:“饿了肚皮,造反是应该的!”过了几年,毛泽东的家乡也闹饥荒,贫民参加哥老会,聚众向当地的富家借粮。毛泽东家日子过得不错,毛泽东的父亲“气得胡子都发抖了”,毛泽东却觉得,饥民是被迫的,很同情饥民。

  鲜活的实物史料

  收藏在东昌府区博物馆的这本《初小国语课本》,是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一一本筑先县教材。筑先县存在时间为1940年至1949年,由此推断,这本国语教材至今已有七十多年的历史。

  这本国语教材是十几年前,文物工作者从聊城古玩市场发现的。至今,虽然文物工作者多次征集此类文物,但一无所获。因为时隔七十多年,教材纸张不便于保存,加之没有人刻意保存,因此,保存到现在的这类纸质教材十分罕见,甚至,有的文物工作者认为,东昌府区博物馆收藏的这本《初小国语课本》或许成为“孤本”。

  东昌府区博物馆馆长于忠胜介绍,2020年,山东省文旅厅曾经到东昌府区博物馆进行过革命文物调查。这本筑先县时期的《初小国语课本》被确定为革命文物。这本教材集实用性、时政性、文学性于一体,书中多篇文章具有先进的思想性、革命性,宣传了抗日斗争中,中国共产党人的中流砥柱作用。同时,这本教材还讲述了武训行乞办学的事迹,具有聊城地域特点。因此,这本教材是研究历史的鲜活实物资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