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旅游

临清胡同游|后营街胡同:曾闻金戈铁马 坐听京韵悠长

临清胡同游|后营街胡同:曾闻金戈铁马 坐听京韵悠长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2-01-14 09:24:27

001_副本.jpg

  后营街胡同:曾闻金戈铁马 坐听京韵悠长

  文/图 本报记者 赵宗锋

  70岁的临清老城居民王明禄,有理由不去羡慕郁达夫曾描绘的“故都的秋”。

  秋高气爽的时节,他也可以在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去看很高很高的碧绿天色,并且也会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因为家里就养着鸽子。

  院里一棵老枣树,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大,门前一对石鼓,历史要久远得多。推开大门,一步跨入胡同。如果时空可以折叠,他或许能看到一队队甲胄鲜明的明朝兵士从胡同跑过,或许能听到临清解放前夕八路军攻占日本电报局的凿墙声,或许能听到京剧名家“借东风”的余音绕梁。

  东连后关街,西连马市街,120多米长的后营街胡同里,有过金戈铁马,有过京韵悠长。而今岁月静好,早晨苏醒的胡同里,可以升腾袅袅茶香。

  由来:胡同曾有驻军看守往来军粮

  有俗语说,“先有粮仓,后有临清城”。还有句话说,“天下粮仓看临清”。

  明清时期的临清为“南北之咽喉”,是军事要地、漕运枢纽,也是商业都会、仓储中心,政治、经济、军事地位之突出,毋庸置疑。

001-0106_副本.jpg

  老院落里的石鼓

  明史专家、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在文章《明代忠臣》中曾说,“临清对于国家的粮食重心来说,好像是一个储水器,丰水时它能够储纳,枯水期时它能输出。”

  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副院长郑民德研究发现,明清两朝的漕运仓储有三种类型,在京城有京通仓,在运河沿线有天津、德州、临清、徐州、淮安、江宁、凤阳水次仓,在地方有县、镇小型水次兑军仓。这些漕仓都属于国家官方仓储,多者存粮数千万石,少者也达上万石。其中,临清仓属国家大型官仓,因其靠近运河,专贮国家漕粮,所以被称为“水次仓”。

  从洪武皇帝开始,后营街西邻就是“水次兑军仓”。这座粮仓,从旧县曹仁镇迁徙而来,比临清大粮仓建仓历史早得多。

  守仓者,据一些资料推断,是一支500人左右的队伍,就驻扎在后营街。

  对这支军队的来历,有传言称,是朱元璋当年大战张士诚和陈友谅时,苦于没有水军,便招抚了一伙海盗,战后派遣至此守卫。

  而在专家的研究视野里,明洪武六年 (1383年),为扫荡北方蒙元残余势力,朱元璋命大将军徐达驻军临清,并置临清仓转运、存储军粮。

  世事沧桑,那些真假难辨的故事,更多地成为当地人饭后的谈资。

  对于祖上从冠县迁居于此,自己就出生在这里的王明禄来说,后营街胡同是安静而祥和的。关上大门,一个小院只要守住一日三餐,守住一家平安顺遂就好了。

001-006_副本.jpg

王明禄在胡同里过着惬意的生活

  当然,有些并不算遥远的往事,依然不乏见证者。

  记忆:九旬老人见证我军解放临清

  在老居民91岁的祁长安的记忆里,后营街为临清城的解放“出过大力”。

  1945年,日军投降后,原馆陶县伪县长兼警备大队长王来贤,在八路军收复馆陶县城后,率其伪军逃至临清,进驻日军称为“红部”的司令部。

  家住后营街胡同东头路北第三家的祁长安,对此事的第一印象就是,伪军到处摊派壮丁,到处抓人修炮楼。

  一天下午,面对奶奶向前来抓人的伪军下跪求情依然无果的凄惨场面,祁长安上前一把将奶奶扶起,“明天不上学了,我去出工”。

  此后某一天,祁长安回到家中,已是后半夜,忽然听见母亲说有人敲门,“把门打开一看,是拿着枪和镐头的八路军。”

  后来,祁长安才知道,八路军当时解放临清城,正面强攻难下,转而想悄悄抢占位于他家院后(此前为日军电报局)的位置,以此作为其中一个突破口。

  一家人把八路军迎了进来,虽然八路军用镐头不断凿着自家的墙,但祁长安满心欢喜。

  在突破口迅速被八路军占领后,祁长安和奶奶又腾出东屋,作为八路军的一个指挥部。“当时,机枪就架在我家南屋顶上,很多战利品还曾运到我家东屋”。祁长安说。

001-000222_副本.jpg

胜利剧社原址

  很快,1945年9月1日,临清解放,这条胡同和胡同里的人们迎来了新生。此后,作为一名资深京剧票友,祁长安成为群艺票友联谊会会长。当时,在后营街中段路北搭起了戏棚,成立了胜利剧社,有外地剧团来此演出,他们自己也会编排一些小戏。

  事实上,就在临清解放前后的后营街上,曾经住着京剧名家。

  惊喜:小小胡同藏着京剧名家故居

  京胡一响,嗓子就痒。京剧,是临清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21年10月21日,临清市举行纪念李和曾先生诞辰100周年艺术论坛暨京剧名家演唱会,邀请众多京剧名家交流演出,这个“中国京剧艺术之乡”,为之轰动。

  原中国京剧院副团长李和曾,曾为程砚秋先生配演娃娃生,曾于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召开期间,率团前往西柏坡献艺,受到党中央领导的赞许。他先后师承高庆奎、周信芳等著名艺术家,以京剧“高派”唱腔为主,享誉海内外。

  在临清生活、演出多年,视临清为第二故乡的李和曾,当年就居住在如今辖属后关街居委会的后营街胡同。

t01b1e0e693b5cef3e4.jpg

京剧名家李和曾(资料图)

  1月11日上午,祁长安的孙子、35岁的祁文龙指着一座红门小院说,这里就是李和曾在临清的故居。

  在临清居住期间,虽为名家,李和曾从不藏私,毫无保留、不厌其烦地对临清票友给予帮助和指导。临清胡同文化研究者刘英顺说,尤其是《借东风》选段中,“识天书习兵法犹如反掌”这个名段,学习者络绎不绝,也因此这段唱腔此起彼伏,晨昏不断。如今,临清还流传着一句话:“李和曾真稀松,三天两头借东风”。这句看似不太尊重的玩笑话,恰恰说明了临清观众对《借东风》的喜爱及李和曾演技的高超。

  值得一提的是,与李和曾故居一墙之隔的,是我省另一位京剧名家周明仁先生的老宅。

  在后营街胡同,当然还有更多的往事可以讲述,比如位于胡同中段路南的济美酱园汪家后宅院,比如坐落在后营街30号的“广绩堂”药铺,比如祁文龙祖辈曾经营的乾元货站和新华书局。当然,也依然有许多新的故事可以讲述,比如祁文龙一家四世同堂,都是京剧票友。那位91岁高龄的老爷子祁长安,至今每天还会去大众公园拉京胡。

【责任编辑:李太斗】